分類
未分類

話沒說完,秦炎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孫浩棟的臉上。

頓時,全場震驚。

他們都沒想到,這小子竟然真的敢在這裏動手!

「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麼奇怪的要求。」

秦炎又嫌棄的拍了拍手:「一個大男的,竟然還抹粉底?這是長的多難看,出門還需要裝修啊?」

「你,你竟然敢打我。」孫浩棟懵了,捂著臉,滿臉的憤怒。

「打你又不犯法,更何況,還是你讓我打的。」秦炎攤了攤手說道。

「不犯法?哪有打人不犯法的,這小子怕是個神經病吧。」

周圍眾人小聲議論著。

「是我身上的衣服不夠明顯嗎?不錯,我就是神經病。」秦炎笑了笑,從口袋裏取出一張診斷證明,甩在了孫浩棟的臉上。

「嘿嘿,帥哥,所以,下次要是還有這種奇怪的要求,我一定滿足你。」說完,秦炎一臉傻笑的沖着孫浩棟挑了挑眉頭。

這明擺着就是挑釁!

什麼?

這小子真的是神經病?!

不少人都是一陣目瞪口呆,看着診斷證明的孫浩棟,眼皮子忍不住跳動了幾下,氣的臉都綠了。

「夠了!」

「這是你們胡鬧的地方嗎?」一道中年男子威嚴的聲音響起。

現場終於安靜了下來。

「這神經病是怎麼進來的?把他給我趕出去!」中年男子冰冷的目光落在了秦炎的身上。

「等一下!」

「爸,他就是爺爺要找的那個人。」

柳夢涵站了出來。

「夢涵,你是不是搞錯了,老爺子怎麼可能會找一個神經病。」

「這可是極度危險的人物,萬一做一些出格的事情……」

「就是,找一個神經病過來,他能做什麼,我看就是老爺子糊塗了,隨口說的。」

眾人一臉嫌棄的打量著秦炎,刻意保持着距離。

似乎都想離秦炎遠遠的。

秦炎卻是毫不在意周圍人的目光,來到了床前,看向一臉蒼白柳仲南。

「小子,你要做什麼?」

看到秦炎要去接觸柳仲南,中年男子呵斥道。

「當然是看病了,難不成,我還能對一個老頭子有什麼興趣?」秦炎無奈撇了撇嘴。

這句話,頓時將眾人雷的是外焦里嫩。

「一個瘋子,就你也想給柳爺爺看病?」孫浩棟冷聲道。

「你啊,是真的狗,狗拿耗子多管閑事的狗」

「你!」

孫浩棟握緊拳頭,要不是看柳夢涵在場,他恨不得現在就把秦炎給活剝了。

「不必了,我們是不會讓一個瘋子給老爺子看病的。」中年男子同樣表態。

「還真不好意思,我要救的人,那就必須要救,我不想救的人,求我,我也不救。」秦炎的手指,已經是搭在柳仲南的脈搏上。

「混賬,這可是柳家,不是一個瘋子就能胡來的地方!」中年男子冷聲呵斥道。

頓時,幾名保安就已經是沖了進來。

「爸,要不就讓他試試吧。」柳夢涵輕咬嘴唇,再次站了出來。

中年男子有些錯愕的質問道:「夢涵,你也瘋了?那可是你爺爺,你竟然讓一個瘋子給你爺爺看病?」

「爸,都已經這樣了,就讓他試試吧。」柳夢涵執意堅持。

「哼,柳女士,雖然我已經無能為力,但是你們要是不相信我的醫術,我這就離開,用不着用一個神經病來諷刺我。」

一旁的林醫生臉色陰沉着說道。

「無能是真的,剩下的兩個字就免了吧。」秦炎諷刺道。

「臭小子,你要是能夠讓柳老爺子活過來的,我這輩子都不再行醫。」

秦炎戲謔一笑,吹着口哨,拿起了床頭柜上的一盒銀針。

手起針落,在柳仲南的手臂額頭扎了幾針。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讓所有人都是一驚。

只見秦炎樓起袖子,朝着柳仲南的心口猛地『砰砰』捶了兩拳!看的所有人是目瞪口呆。

就連柳夢涵冷若冰霜的臉上,也皺起了眉頭。

「住手!」

「來人,把這個瘋子給我抓起來!要是老爺子有什麼三長兩短,他就算是個神經病,也讓他付出代價!」中年男子怒呵道。

這次,柳夢涵並沒有再去阻攔,她也同樣失望到了極點。

「我就說,一個瘋子,怎麼可能會治病,柳女士,現在你們信我說的話了?」林醫生一臉輕笑的模樣。

咳咳咳!

就在保安要對秦炎出手的時候,一道劇烈的咳喘聲響起。

只見原本面無血色的柳仲南,整個人坐了起來,劇烈的咳著,一口黑色的淤血,從嘴裏吐了出來。

臉色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剛才還一臉輕笑的林醫生,瞬間傻了眼。

「爸。」

「爺爺!」

柳仲南的親屬連忙上前。

「爺爺,您,您現在感覺怎麼樣?」柳夢涵急切的問道。

柳仲南又喘息了幾聲,雖然聲音還有些虛弱,但至少能夠開口說話:「舒服,舒服多了。」

然而讓柳仲南驚訝的是:「胸悶的感覺也沒了。」

這番回答,讓所有人都是為之一驚! 「看吧,我說的沒錯吧。劉壯沒辦法破解這個密碼。」黃智明沾沾自喜的說道,「而且,這個保險箱的密碼只能輸錯四次。超過四次,就會發出報警聲。這個劉壯,這一次犯罪肯定失敗。」

前兩天被秦松啪啪打臉,讓他面子都丟光了。

今天,他要挽回自己的面子,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他的160的高智商,不是鬧著玩的。

「這個劉壯,在幹什麼?好像在發微信。」飛兒眼尖,馬上看出了端倪。

黃智明定睛一看,這個劉壯果然在發信息。

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旁邊的秦松的鏡頭。

他猜的沒錯,劉壯果然在給秦松發信息,似乎是在求教秦松。

黃智明感覺大事不妙,自己可能又要被再次打臉了。

只要遇上秦松,黃智明就沒有好日子過。

果然,在劉壯拿著手機對著密碼按鍵拍了一通后,他就收了手機,然後在按鍵上開始按動數字。

「他在幹什麼?」飛兒驚訝的問道。

郭小龍也看出了情況,他說道:「好像是秦松給劉壯提供了密碼。」

飛兒驚奇的問道:「難道秦松能知道密碼?」

這個時候,秦松直播間的評論悄悄的恢復了。

一大波的評論馬上湧來:

:終於可以發評論了。沙發。

:別懷疑秦神的能力。我家秦神,是開了掛的男人。不像某某凡,除了一張臉,啥都沒有。

:曹非凡:我懷疑你在內涵我,但是我沒證據。

:樓上的兩位,想要評論區繼續開,剋制點。心裡罵罵就好,別發評論。

:就我一個人覺得黃智商又要被打臉了嗎?

:我隱約已經聽到了啪啪聲。

……

這個時候,劉壯的密碼已經按完了,但是保險箱依舊一動未動。

屏幕上提示密碼錯誤。

黃智明鬆了口氣,他還不信這個邪,這個秦松,憑什麼就能知道距離他幾公里遠的地方的一個保險箱的密碼。

難道他真的是神?

「嘿嘿,我就說吧,打不開的。劉壯要小心了,再錯兩次,警報器就要響了。那個時候,搞不好他會被保安給抓住,扭動警察局。」黃智明興奮的說道。

但是下一刻,他的眼睛就瞪得溜圓。

因為,劉壯再次輸入了一串密碼,這一次,保險箱竟然開了。

:哈哈哈,黃智商再次喜提打臉一次,感覺黃智商這臉,再打就成餅了。

:樓上的,黃智商本來就是一張大餅臉。我感覺再打下去,會膨脹起來,變成饅頭臉。

:難道就我一個想要知道秦神是怎麼知道密碼的嗎?

:我怎麼感覺保險箱也不保險了。一切的安保措施在秦神面前,都是紙糊的。

:呼叫偵探柯難,快點分析一下,秦神是怎麼知道密碼的。

:難道秦神真的是上天派下來的神靈。要不然,他為什麼知道密碼?

……

直播間里,黃智明的一張黑臉變得更黑了。

連續的打臉,讓他都有些坐不下去了。

偏偏郭小龍這個時候還來挑事:「黃老師,您智商高,您給分析一下,這個秦松是怎麼知道密碼的?」

飛兒也興奮的說道:「對啊,對啊,黃老師,您給分析一下。我現在感覺秦松好神奇哦,好像什麼事都知道一樣。連保險箱的密碼都能知道。我很懷疑,這是不是就是秦松的家啊,要不然他怎麼知道密碼的呢?」

黃智明收斂一下心神,他想了想說道:「其實,我大約能推斷出秦松是怎麼知道密碼的。」

評論區再次熱鬧起來:

:快看,黃智商又要開始嗶嗶了。

:就他這個智商,能知道咱秦大神的手段,我就呵呵了。

:別鬧,也許人家真的知道呢,畢竟這是160智商的男人啊。

……

黃智明直接選擇忽略評論,他說道:「剛才劉壯與秦松進行了溝通,然後通過攝像頭對著保險箱的按鍵進行了觀察。你們還記得嗎,秦松曾經破解了濟民小區那個大貪官家門的防盜鎖。也是採用的類似的方法。」

郭小龍和飛兒很認真的聽著,他們感覺到,這一次黃智明好像有些把握。

「導播,把保險箱上的按鍵的畫面定格一下,放大給大家看。」黃智明說道。

導播馬上切換到了剛才劉壯拍攝按鍵的畫面上。

只見上面有六個鍵有明顯的印記。

這六個數字分別是023479。

這都是經常按這幾個數字留下的痕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