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的確!

他對自己兒子有愧。

是他一步步將大兒子逼到這個份上。

可是錯了!

老家主差點就上當了。

「如果從一開始,你就知道你二弟比你天賦高,你只要說出來,我會繼續給你施加壓力不成?」老家主問道。

「說的好聽!你自己這個做父親的不去發掘自己兒子身上的天賦,要我這個做兒子的來發掘嗎!你只會覺得長幼有序,就應該我擔負起責任!」老大越說越是激動。

然而他的激動也僅限於此。

這個時候第二家族的高手都出現了。

老大雖然是個廢物,卻也有些手段。

畢竟是老家主煞費苦心,培養了這麼多年的。

老大在這個時候,想要出手。

別人都在提心弔膽的預防著。

「給我把這個女人給我綁了!」老家主一聲令下道。

「有我在,我看誰敢動她!」老大怒吼一聲,攔在二娘面前。

畢竟面對的是大公子,手底下的這幫人還是不敢輕舉妄動的。

「二娘!」老大深情款款的看着二娘。

「事到如今,你還不明白我的心意么?別喊我二娘,喊我的名字!」

「香蓮!」老大激動的喊道。

老家主差點沒腦淤血。

他伸出顫抖的手,指著兒子說道:「逆子!逆子!給我把這個逆子給綁了!」

「是!」所有人全部答應下來。

這個時候葉寒跟第二文才也趕回來。

他們知道老家主今天要對付二娘跟老大,因此直接選擇收網,讓二娘的娘家直接被滅。

葉寒知道老大是兇手,但是沒有想到還跟自己父親的小妾有染。

這種狗血的事情,竟然都能被自己給碰上。

很顯然,老頭子被氣的不輕。

原先他就沒有怎麼瞧上自己的大兒子,現在更加厭惡。

甚至他想要直接跟小妾的家族撕破臉。

「我看你敢!」二娘咬牙切齒的說道,「你以為你們的第二家族,還是當初的那個貴族不成!如果你敢跟我的家族鬧的魚死網破,我娘家人就會跟你們拼了!到那時,你們家族將會一蹶不振!」

此時第二文才攔住父親說道:「爹,虎毒不食子,一夜父親百日恩,他們兩個做出這種勾當確實可憎。可是把事情鬧大也不好收場!」

「那你說該怎麼辦?!」老家主問道。

「交給我!」第二文才說道。

這時候,老大跟二娘都看着葉寒還有第二文才。

第二文才按照當初跟葉寒商量好的來,指著大哥說道:「大哥,從今天開始你就不是第二家族的一員!還有二娘,你也跟我父親毫無瓜葛,如果不想死的太難看,就把休書給收好!」

兩人一愣。

他們還以為第二文才要用什麼狠毒的招數對付他們,沒想到竟然只是這樣而已。

第二文才接着說道:「你們不能夠帶走第二家族的任何物品,包括下人女婢。」

「好,我們答應你!」二娘此時喜極而泣道。

「以後在第二家族範圍內,不想再見到你們!你們好自為之!」第二文才說完,讓他們滾。

老家主還想要說什麼,但是見到兒子都這麼做了,他也就無奈的答應下來。

首先第二文才不想讓自己大哥死。

雖然大哥如此害他。

這並不是他善良或者老好人。

而是他根本不想參與其中,不想成為殺兄罪人。

其次這兩個人噁心到自己,既然不能殺,就讓他們滾。

反正二娘家族被滅,已經不是他們應該關心的事情。

搞定這些以後,第二文才這個時候,也差不多該結束這場狗血劇了。

老家主其實很想要將小妾給殺了。

但是大兒子也下不去手。

其實第二文才做的對。

與其到時候父子一直記恨下去,倒不如就這樣罷了。

事已至此,只有這樣處理最為妥當。

他也無心再拋頭露面,而且經歷過這件事以後,他也沒有臉皮再當這個家主。

自己家的事情都管不好,還怎麼管其他人。

想到這裏,老家主很是無奈,但是又不得不面對這樣的現實。

現實終究是殘酷的。

殘酷到他必須要接受才行。

這些都搞定以後,他就直接將家主之位傳給兒子,自己就不再管家族上的事情。

第二文才拿到家主之位,還是那樣的謙卑。

很多人都想要看他的笑話,或者覺得他應該不成氣候。

然而事實上,他做的非常好。

也很到位。

這讓人不由的對他產生敬意。

整個過程的轉變,就連七天時間都沒有到。

葉寒也終於可以回去,好好的種植一下靈植。

此前七宗宗主一直跟着葉寒,保持着一定的距離。

當他看到葉寒將冷家跟林家的靈植種植的有聲有色,而且他還發現上古靈植的秘密以後,終於相信冷萬博所言非虛。

從表面上看,好像葉寒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

但仔細一看,經過幾天的積累,好像情況完全變得不太一樣。

這樣的結果,是誰都想要看到的。

葉寒自己也是。

靈植豐富起來,人口因為最近鬧的比較凶,反而在下降。

這樣靈氣就多了起來。

這樣的情況,還在加深。

七宗宗主決定不看了,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多幫一幫,那些不如葉寒的人。

總的來說,貌似他也不如葉寒。

葉寒給人的感覺,就是非常厲害的。

那些靈植種出來,讓人好生羨慕。

葉寒也不是所有事情都親力親為,他在剛開始自己動手,等到時機差不多了,再讓別人去做。

然後自己就可以去做應該做的事情。

首先就是繼續修鍊,其次就是結交朋友。

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唯有眾人的力量相結合,才能夠發揮出最強大的力量。

目前他需要做的就是,成為西南最強。

然後讓西南成為最強。

反正七宗宗主不會嫉妒他超越自己,那葉寒就可以無所顧忌。

而且也可以依仗七宗宗主,讓那些試圖想要嫉妒自己的人,不敢對他下手。

這就是葉寒最近的計劃。。。 化院

一個個研究人員、教授看到秦元清到來,都是喜出望外,主動地上前迎接,他們的眼神都帶着敬仰和尊崇,彷彿是看到一位聖賢一般。

也許在數學家眼中,秦元清是世界第一數學大神,與牛頓、高斯等數學大神名垂千古;也許在物理學家眼中,秦元清是當今最偉大的物理學家,是與牛頓、愛因斯坦並肩而立,俯視着世間所有的物理學家,是值得所有物理學家頂禮膜拜的。

但是在化學家眼中,秦元清同樣是化學大神,不管是搞出鋰空氣電池這樣的屬於鋰電領域的核聚變,從而改變了世界,將世界往新能源跨出巨大的一步。

不僅僅如此,秦元清在複合材料、特種材料等領域,都是作出了讓世界所仰望的豐功偉績,其相關的公式和理念,已經出現在化學書上,成爲學生學化學時繞不開的名字,不知道多少化學專業的學生一接觸秦元清創立的相關高分子理論,就一個頭兩個大,手抓着頭髮,沒有一兩年就將頭給抓禿了。

當然,對於數理化的男人而言,禿從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禿了,也變強了!

“秦院士,這位是李院士,研究的是材料學中的陶瓷複合材料和生物複合材料這兩個方向,是該領域的領軍人物!”周校長介紹到一位教授時,笑着說道。

生物複合材料?

秦元清心中微微一動。

“生物複合材料?”秦元清來了興趣:“不知道李院士研究的是哪一塊?”

李院士略顯有些拘謹地說道:“我搞的主要是HA/Ti這塊!”

李院士是這兩年才當選工程院院士的,雖然已經快六十歲了,比秦元清大了二十多歲,但是面對着秦元清,李院士還是顯得有些緊張。

別看二人都是院士,但是身份地位卻是有着雲壤之別。

秦元清當選院士,是打破了無數的潛規則,碾壓了無數困難和阻礙,一舉當上了院士,而且不是單獨的工程院院士或者華科院院士,而是直接在當年一躍成爲兩院院士。

而秦元清當選兩院院士正是在2010年,秦元清20歲那年,無比的年輕,而如今已經過去了15年。相比之下,李院士才當選院士,在院士之中屬於墊底的,能夠當選院士,除了他在自己研究領域作出了成績之外,哈工大也是出了大力氣。

秦元清一聽是HA/Ti,頓時就知道這是羥基磷灰石與鈦複合材料,這就讓他臉上的興趣之色更濃了。

雖然他沒有仔細研究過,但是還是有所瞭解的,也有所研究。

作爲材料學領域較爲前沿的研究方向之一,羥基磷灰石與鈦複合材料被普遍看好爲新世紀人工骨骼材料。如果這項技術一旦突破,對醫療以及仿生機械等行業都將產生巨大的影響。

李院士看到秦元清感興趣,頓時有些激動地說道:“我們現在正在和復旦大學等幾所高校一起合作研發一種可以代替人骨的仿生學人造骨骼,能夠通過神經電信號進行控制,如果這項技術最終能夠成功,說不準將徹底解決斷肢問題。”

“通過神經電信號控制機械?這恐怕不容易吧?”秦元清說道。

“不愧是秦院士,一眼就看到了問題的關鍵。事實上我們現在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在神經信號的採集以及反饋上。尤其是反饋這塊,想要模擬神經信號來欺騙大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李院士也不隱瞞,相當坦蕩地說道。

一些胡扯,騙騙外行人也就罷了。在行家面前,但凡有些不靠譜的就立馬露餡,只會自找欺辱。

秦元清微微頷首,然後露出思索之色。

現在斷肢,採取的方法往往是假肢,只是假肢讓人站着確實是沒問題,康復訓練做得好,只要不是跑步這些劇烈運動,甚至能恢復到平時走路和正常人沒什麼區別。

但是這只是對於一般的斷肢,有些嚴重的傷病,受損的不只是小腿,還有脊神經末端,這樣的情況連大小便都不能正常控制,就算裝上假肢也沒有什麼用,只是相當於個裝飾品而已。

而仿生學技術,就是給斷肢的病患一種重生的機會。

當然這一技術研究,從很多年前就開始了,研究人員試圖通過物理方法模仿神經電信號,也就是人們經常說的神經接入技術。只是目前不管是國內還是海外,都處於研究階段,從目前公開的成果來看,根本沒有完美到能夠讓脊神經受損的病人重新站起來的程度,他們面對的困難依舊難以接近。

秦元清不僅在材料學領域精通,關鍵在於他在醫學上也是屬於大家。他很清楚這一項技術面臨的困境是什麼。

在醫學上,神經科一直屬於較爲棘手的一個領域,尤其是涉及到脊神經這一快,情況會變得尤爲複雜。

脊神經末端受損,整個下半身癱瘓。癌細胞一擴散,特別是擴散到腦,癌細胞壓到神經,病患就會幾乎可以判死刑。

這些涉及到神經方面的,都可見在醫學上面是多麼棘手的一件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