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水月大師也道:「聽聞陳立師侄之前已下山有過歷練,半年前在山下還與魔門上清高手交過手!想來經驗比較豐富。」

說着見那陸雪琪神色似乎有些不服,向她道:「雪琪你從未同那魔教妖人打過交道,為師擔心你會中那些妖人詭計。一路上多聽聽陳立師侄的建議,遇事不可貿然行動!」

陳立見陸雪琪正有些神情不岔地看着自己,連忙道:「師伯謬讚了!師侄可不敢當!」

又對陸雪琪說道:「魔教兇殘,還望師妹一路上多多照應了!」

陸雪琪見陳立如此說,神色也緩和了不少,清冷的道:「好!」說完看向了水月。

水月見狀,神色也是有些無奈:「雪琪從小接觸的人太少,使得其性子過於清冷,還望師侄不要見怪!」

說着拿出一份情報,道:「這便是此次你二人所去之處,此處最近有多人失蹤,疑是有魔教妖人作亂。希望你們能調查清楚!」

陳立聞言笑道:「師妹性情至純,城府不深。雖有些清冷,不喜多說話。但卻是可交之人,師侄又怎會見怪!」

說着,接過情報看了一眼。又遞給了陸雪琪,道:「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又對天雲和水月道:「事不宜遲,師侄就告退了!」見二人點頭,便和陸雪琪一同向外行去。 「當然是真的,我可從來不騙小孩。不過我是有條件的。」

宋九月嘴角勾起一抹壞笑。

「條件?什麼條件?我現在身上沒有錢的,不過,我的錢壓歲錢,都在媽咪那裏,只要你帶我找到媽咪,我就有錢了。」

「有很多哦,好幾千呢。」

方貝貝生怕宋九月嫌棄她沒錢,說完立刻也連忙補充道。

聽到這話,宋九月哭笑不得。

原來天底下的媽咪,都是一樣的。

在宋可人沒有接觸網絡之前,她每年都會收到的那些從葉老頭還有三個叔叔那裏,價值不菲的壓歲錢,這些都由宋九月給她保管的。

說等她以後長大給她。

後來宋可人自己在電腦天賦上,展現了優勢,宋九月就給宋可人辦了自己的卡,讓她自己學着保管理財。

想到宋可人上次從慕斯爵那裏訛來的十幾億,宋九月眼皮咚咚直跳。

「我不要錢。」

宋九月笑着搖頭。

「那你要什麼?」

方貝貝眨巴著好看的大眼睛,一臉天真無邪地看着宋九月。

「你親我一口,我就幫你找媽咪。」

宋九月一邊說,一邊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臉蛋。

「哎呀,嫂子這麼能這樣呢,她的臉,應該只有大哥你才能親嘛。」

慕南笙看到監控,立馬開始狗腿地拍慕斯爵的馬屁,假裝似模似樣的指責宋九月,免得一會兒慕斯爵看到別的人親宋九月,他這個大哥又吃醋。

好不容易現在慕斯爵的臉色才陰轉多雲,慕南笙可不願意,再讓車裏的溫度降溫了。

「你嫂子那是喜歡小孩,有什麼不能的。何況我在你眼裏,難不成像連一個孩子的醋都會吃的人?「

慕斯爵挑眉看向慕南笙。

這話,慕南笙沒法接啊。慕斯爵那裏是像,分明就是啊。

「當然不是了,怎麼會呢,大哥,你在我心裏,是最大氣最有風度的男人啊。我就是單純的覺得,嫂子的臉,肯定就只能你親啊。」

慕南笙連忙搖頭否認。

畢竟上次她想親宋九月的時候,被慕斯爵攔住不說,還一副要吃了她的樣子,現在那兇惡的氣場,到現在慕南笙還心有餘悸呢。

「慕南笙,我可不喜歡拍馬屁,別給我說這些好聽話。」

冰冷的聲音,從慕斯爵嘴裏冒出,還帶着三分傲嬌。

慕難捨滿是黑線地看着自己家的大哥,這昧著良心的話,慕斯爵說出來,良心不會痛嗎?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影,出現在宋九月前面的角落。

「老婆,溫柔來了,你們找地方躲起來。你九點鐘的方向暫時安全。」

宋九月聽到這話,也來不及多想,連忙一把抱住方貝貝,就朝九點鐘的方向跑去。

旁邊的祁明修不明所以,不過看到宋九月的動作,還有什麼不明白的,立刻跟着她小跑過去。

他們剛在牆角藏好,就看見溫情帶着一隊保鏢走到了他們剛才站着的地方,要是宋九月晚走一步,後果不堪設想。

「人不見了,馬上給我找,要是找不到,你們就等著自己腦袋搬家!」

溫情本來是負責看管方貝貝的,現在人給弄丟了,要是被主人知道,那可不得了。

她已經找了半天,還沒有看見方貝貝,現在回來也沒有找到,更是心急如焚,立馬又帶着人去了別的地方去。

看着他們離開的背影,祁明修眉頭皺了起來。

剛才他和宋九月站得角度,是剛好被一堵牆擋着,看不到溫柔他們來的方向才對。

為什麼宋九月那麼及時的知道躲避呢?

而且還這麼準確無誤地,躲在了溫柔他們視線的死角?

「迷路姐姐,你好厲害呀,我們剛才,差點就被瘟神娘娘給抓住了。」

方貝貝摟着宋九月的脖子,一臉認真地讚美道。

「瘟神娘娘?」

宋九月眼角微抽,忽然意識到,剛才方貝貝對自己的形容,似乎已經算是嘴下留情了。

果然下一秒,方貝貝繼續道:「對啊,就是那個看上去很兇惡,又姓溫的女人,我聽大伯叫她溫柔,她才不溫柔呢,她就是個瘟神娘娘。每次看到她,都沒有好事。」

方貝貝年輕小,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臉都漲紅了。

看着宋九月低頭目不轉睛地看着自己,方貝貝眼珠一轉,隨即小.嘴嘟起,就湊到了宋九月臉上,給她吧唧一口蓋章。

這一幕,被在酒店剛剛黑進慕斯爵監控的宋可人,剛好看到。

「不好了,哥哥,媽咪被外面的小妖精給勾走了!」

宋可人朝慕等等大吼道。

她和慕等等因為之前偷偷從江淮宇那邊偷跑過來,所以這段時間,一直在酒店閉門思過。

由爹地派的十五和初一看着他們。

整天都在酒店裏學習,一點自由都沒有。

今天更是過分,連姑姑慕南笙都陪着爹地出去,她和哥哥這麼冰雪聰明,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小可愛,居然被留在了酒店。

所以在收到祁明修的電話以後,宋可人就立馬開始了行動。

沒想到剛黑進慕斯爵的平板電腦,居然就看到宋九月抱着一個陌生小女孩,而且這個小女孩,居然還敢親她媽咪!

真是氣死她了,難怪媽咪最近對她那麼冷淡,原來是在外面有別的小妖精!

「妹妹,你別生氣,可能是中間有什麼誤會吧?我看那個小女孩,好像也不大,才兩三歲,應該什麼都不懂。」

慕等等看着屏幕,理性地安慰宋可人。

因為宋可人現在剛黑進慕斯爵那邊的設備,只能看見畫面,沒有聲音,所以並不知道,宋九月和方貝貝到底在說什麼。

「呵呵,哥,現在證據確鑿,你居然還敢睜着眼睛說瞎話?明明她都已經上嘴了,還有什麼好解釋的?」

宋可人看着慕等等,露出了自以為很兇狠的冷笑。

眼見為實,她可是兩隻卡姿蘭大眼睛,都看見小妖精親媽咪的臉了,慕等等居然還幫小妖精說話?

難不成,小妖精連哥哥都要搶走?

宋可人越想,越看屏幕里的方貝貝不順眼。

「不是的,妹妹,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我覺得,我們不應該太武斷。要不然我們等媽咪回來以後,再好好問問媽咪?」

看到可人生氣,慕等等連忙道歉。

他本來也是第一次當哥哥,沒什麼經驗,之前安全就是寵著妹妹,妹妹說什麼,就是什麼。

但是上次和慕斯爵進行兩個男人的談話以後,他覺得自己肩膀上的責任也很重。

如果什麼都依著妹妹的性子亂來,那以後妹妹在外面,肯定會吃大虧的。

哎,怎麼當哥哥這麼難呢。

寵著不行,嚴厲也不行,他要怎麼辦,妹妹才會高興? 「楊強,你就和三隊的戰友們比上一場!」格羅特拍了下楊強的肩道。

「嗯。」楊強沉悶的應了一聲。

一隊和三隊兩隊消防員背着空氣呼吸器,待命在跑道上。

「開始!」格羅特按下秒錶大聲喊道。

頓時,兩隊消防員都沖了出去。

楊強身體素質極佳,一開跑就沖在最前面。

李森落在後面,他的身邊擠著其他幾名消防員。

看着沖在前面的楊強,李森一咬牙。

他稍稍加快了些速度。

蘇晨能夠做到14分12秒跑5000米,他也不會差太多!

這樣想着,李森記憶中浮現自己曾經的經歷,眼神更加堅毅。

呼吸開始找節奏。

楊強如同一隻大黑牛一樣,沖在最前面。

蘇晨和二隊的消防員們站在一旁戲謔的看着。

「一隊新收的這個大塊頭速度還挺快,看體格也不錯。」

「他估計比大衛速度還快上幾截!」

「就算沒有蘇晨的話,大衛也比不過楊強!」

一旁的大衛聽后眉頭抖了兩下,不滿的嘟噥道:「哎!差不多行了!」

幾名消防員嘿嘿一笑,捶了兩下大衛的胸口。

蘇晨小口抿著水,靜靜的看着。

楊強實力強大,不愧是第二期的挑戰者,經歷過多次挑戰,身體素質已經快堪比特種兵了!

「楊強的速度還挺快,現在過去4分鐘已經跑了1200米了!」

「森哥也不差哈,就釣在後面,到最後隨時能超過他!」

「就這?和蘇哥比差遠了!」

直播間的觀眾們看着楊強和李森比試嘖嘖咂舌。

十二分鐘后,楊強衝刺到終點。

一隊的格羅特頓時激動起來,他大聲吼道:「破記錄了!」

「楊強破局裏的記錄了!」

兩分鐘后,李森才衝過終點,他臉色慘白如紙。

十八分鐘!

他足足花了十八分鐘才完成5000米跑!

和蘇晨比差遠了!

李森看了眼蘇晨的方向,只見蘇晨對着他微微一笑。

一股濃濃的羞恥感充斥在李森的內心。

他敗了!

蘇晨不愧是通過兩次A級挑戰的人。

現在他清晰的感覺到了他和蘇晨之間的差距。

李森苦澀一笑,他走到蘇晨的旁邊:「蘇晨,我輸了!」

「你果然很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