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原來如此!」源清素右手掌心拍在額頭上,「學到了,不過,這句話我可當真了。」

「傻子嘛你?」神林御子用一種無奈的語氣說,「待會兒把車費給我,一人一半。」

「你這就沒浪漫的思維了,我要批評你。」

登上三千院山門前矮矮的坡道,走過京都鄉間小道,等小路變成石階,眼前就是三千院的入口。

講經沒什麼好說的,景色倒是不錯。

濃蔭寂寂,隨處散在小石佛、小石觀音像,因為最近一直下雨,布滿青苔。

山石流水,茂樹幽篁,從佛堂里往外望,綠意好像要從窗外殺進來。

微風拂來,鯉魚也開始打盹,一片清凈之地。

「多謝清素閣下。」三千院住持送兩人到門口。

京都貴族姓源的不少,大家稱呼彼此,都用爵位或者官職,沒有就用名字。

「沒什麼。」源清素說,「我也正想陪神林小姐到處轉轉,是你們幫了我的忙,抹茶很好喝。」

道別之後,住持目送兩人走下石階,聽見源清素說:

「剛才那句說的怎麼樣?有沒有一點心動的感覺?我的學習能力還是不錯的吧?」

「你最近是不是講經講多了?總覺得你變得很啰嗦。」

「…..興緻一下子全沒了,回去的路上都不想說話,誒,神林小姐,你看,這裡有隻青蛙,我想到一句夏天的詩句。」

「什麼?」神林御子問。

「年年梅熟愁蒸暑,卻愛小池鳴亂蛙。」

「你不是回去的路上都不想說話了嗎?」

「是你問了『什麼』,我才說的!」源請說。

「隨便測試你一下,你就忍不住,我最討厭沒有耐心的男人。」

「毒舌的神林小姐也好可愛。」源清素笑著望她的側臉。

「想不到話說,就轉移話題,誇我可愛?呵,膚淺的男人我也受不了。」

「…..我愛你,我不會和你計較。」源清素了不起地昂起頭。 那位打開酒的弟子讚歎道:「好酒啊好酒,快快,師兄師姐們,快嘗嘗。」

說着便給同桌的每個弟子都倒上了

其他弟子見狀,也連忙開始倒酒。

眾人紛紛湊近聞着碗中的酒,讚歎著:「好香啊,好香啊!!」

「哇,真的好香!!」

沈玉看着碗裏的酒,不罷可否,這點葯就想要倒她,真是痴心妄想!!

以他現在的修為,一般的葯對他都沒什麼用。

她看向舒玉清,若不是剛剛從她眼中看到了一絲瞭然,她都要以為她不知道了,既然她知道卻不說,肯定有她的打算,那就隨了她的意吧!

沈漠清看着弟子給她倒的酒,她鼻尖微動,端起酒碗,放到鼻尖輕嗅,聞了好一會兒后,她眉毛輕皺,這酒必有問題!!

她身為星際戰神,免不了總是會被各方敵人下藥暗算,她也練就了一手好的分辨毒藥、藥物的能力。

這酒水裏的葯雖然無色無聞,但仔細聞會發現酒水的香味有斷層,本來酒香應該是醇厚濃郁的有層次感的。

但這個酒的香味確實不同的,這個香味會感覺中間夾雜了一些什麼,導致沒有那麼濃郁了,雖然還是很香,但就沒有那種本來香醇的感覺了。

她目光看向洛子華,神識傳音道:「子華師兄,這酒里有問題,快阻止師弟師妹們喝!」

洛子華有些詫異的看着沈漠清,沒想到這新的攻略目標還挺聰明的,竟然被她給發現了,她是有什麼金手指,還是……?

心中雖是這麼想,面上卻是淡淡的傳音道:「我知道的,我只是想讓師弟師妹們,嘗一嘗人心險惡而已,你放心,我會處理的。」

到時候他直接讓九一,讓那些弟子醒來就好了呀,這個倒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沈漠清見洛子華胸有成竹,便也不再說什麼。

那老闆娘看見舒玉清、洛子華、沈漠清都沒有喝酒,扯出一抹淺笑,輕聲問道:「怎麼,是奴家這邊的酒不好,不香嗎?為何幾位不動呢?」

眼中滿滿的都是:我家的酒這麼的好,你們卻不喝,竟然如此的沒有品位!

洛子華:這老娘們還挺會激將法的!

洛子華露出溫潤如玉的官方假笑。

「只是忽然聞到這麼香的酒,想多聞幾下罷了,現在就喝。」

說完,就輕抿了一口。

「嗯,好酒。」

說完,又大口喝了一口。

老闆娘見此,笑意加深了一些,多喝點,多喝點啊,小肥羊!!

沈漠清見狀也喝了起來,她相信子華,他肯定有什麼后招,無論他想什麼,她只要支持他就好了。

舒玉清淡淡的目光看向老闆娘:「不好意思,我從不沾酒。」

老闆娘眼中一道暗光閃過。

這小丫頭不會是發現了吧?!不過看她目光淡淡的樣子,應該不像是發現的樣子,可能只是不喜喝酒吧,那就把葯下到她吃的東西裏面。

「原來如此啊,沒關係,不能喝那就別喝哈,多吃點東西,別傷了身體。」

說着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小二,小二會意的離去了。

「嗯,謝謝。」

老闆娘有些詫異的看向舒玉清。

一向修仙之人,要麼就是高傲,要麼就是看不起人的,怎麼會有這麼平易近人的修仙之人,跟她一屆『凡人』說謝謝?!

這姑娘倒是挺有意思的,而且長的也不錯,要不就不殺了,留着……

老闆娘收回目光,坐到原本掌柜的坐的地方,時時關注著舒玉清等人的動作。

沒一會飯菜就上來了,眾人都吃了起來。

舒玉清對於人肉包子並不感興趣,她只吃了一點素菜和雞鴨。

另外的三人對那包子更不感興趣,都只是吃了一點和肉。

舒玉清看着吃的開心的眾弟子,不知道等他們知道真相之後,會不會想吐?!

會不會懷疑人生?!

會不會給未來留下心理陰影啊?!

嘖~小可憐們……

……

忽然第一個弟子倒了,後面接下來第二個,第三個,所有人都倒了。

老闆娘見狀,吹了一個響哨,頓時四面八方湧出好幾個壯漢

其中一個壯漢嘻嘻哈哈的道:「沒想到今天發大財了啊,竟然會有這麼多的肥羊!!」

「哈哈哈……誰說不是呢?這一次抵往年好幾次呢!!」

「是啊是啊!」

「話說這些小子的衣袖,怎麼都那麼的濕啊?!

難不成是這酒太好喝?有些急不可耐,導致浪費了這些酒!!」

另外一位大漢,可惜的看着那些帶着酒香的衣袖。

「真是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這麼好的酒竟然被浪費了!!」

那大漢說到這裏,面部扭曲的恐怖,活像被綠了,還被拐走了幾百萬的當事人一般。

老闆娘見幾個大漢在那裏逼逼賴賴,連忙出聲道:「你們動作輕點,畢竟是修仙之人,不要把他們給弄驚醒了。」

其中一位大漢不以為然的說道:「老闆娘,這有啥好擔心的,就算醒了,他們也用不了靈力,還不是任我們宰割,這不也沒有什麼後顧之憂嘛!」

大漢真的覺得這婆娘太過於謹慎了,以往不也都一切順利嘛,何必那麼謹慎!

這婆娘吧,什麼都好,就是什麼事都過於謹慎了!

害得他們每次都要多做好多事,想到這裏,心中不禁啐了一口。

老闆娘怒嗔他一眼,輕笑道:「說是如此說,但還是要小聲謹慎的好,畢竟是修仙之人,說不定有什麼保命的法寶,最好還是莫要弄醒,直接這樣做成菜不好嗎?!」

大漢心中雖然不贊同,面上卻是點點頭,憨厚的說道:「老闆娘說的也是!」

「嗯,快拖出去解決了吧,那位坐在靠窗位置,穿淺藍色衣服的小姑娘留下,其他的全部都拖走吧!」

這麼漂亮的姑娘,可是獨一份,如果賣到春樓里一定能賺很多錢吧!

忽然,她轉念一想,不對啊!如果她跑了,引來了人,可怎麼辦?!

算了,還是一起處理了吧!!

「算了算了,還是一起拖下去處理了吧!」

「好的。」

正當壯漢走上前拉眾人的時候,洛子華緩緩的站起身,冷然的看向那位老闆娘。

「想要拖出去解決了誰呀?」

沈漠清也淡淡的站起身來。

「是啊,是想拖出去解決誰呀?」

舒玉清、沈玉眾弟子也都紛紛站起了身來,有的弟子直接用法力,將拽著自己的手的大漢給放飛出去。

舒玉清:什麼情況?他還沒有給解藥,他們怎麼就恢復靈力了?

她看向第一個首先起來的洛子華,和沈漠清兩個人,莫非是他們二人,其中一人的傑作,看來他們也不簡單啊!!

說起來,他還不知道這位換了芯子的『舒可可』,是什麼人,有什麼能耐呢!!

貌似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洛子華會一直對她那麼好,好像有點討好她的感覺,但是現在好像又沒有了,這中間又發生了什麼呢?!

這一切的一切,都有些莫名奇妙!

沈玉拉了拉,正在沉思的舒玉清的衣袖。

「清姐姐,我好怕。」

舒玉清淡淡的看向沈玉。

看在你昨天幫忙教訓了魔族少主的份上,就勉強配合你一下吧,雖然知道你是假裝的,但不防陪你假裝一下。

「害怕就靠近一點,我會保護你的。」

沈玉有些詫異的看着舒玉清,她本以為她會拒絕,或者是只是淡淡的嗯一聲,沒想到她竟然會這樣回答?

呵呵……,清清還真有意思啊!

「好的,謝謝清姐姐。」

說完,她用雙手挽住舒玉清的手腕。

舒玉清:啊喂!我只是讓你靠近一點,沒有讓你挽住我的手啊!!

但當她看到一臉期待的,看着自己的沈玉,默默的將嘴中想說出的話,咽了回去。

行吧行吧,挽一下就挽一下吧,反正都是女孩子,也沒什麼關係。

沈玉見她沒有掙脫的意思,嘴角勾起一抹愉悅的弧度。

很好,果然清清還是很心軟的,這個方法得好好的學習、運用起來!!

此時的洛子華,則在心中跟九一聊著之前的相關事宜。

「九一,我們這樣直接讓弟子們恢復靈力,他們會不會懷疑呀?」

九一「宿主請放心,他們不會懷疑的,在她們的意識里,會認為是大師兄提醒他們,把喝下去的酒,送到他們的衣袖裏的。」

洛子華「哦,是被洗腦了呀!原來如此,好的,那我就放心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