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羅空團長,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中域的打過來了嗎?」。

羅空笑着搖了搖頭,對北域雷神說道:

「這是我與其他幾位副城主切磋所致,今天羅某叫你們來,也沒有別的事情,也是讓你們來和我一戰,讓我能有些不一樣的感悟。」。

北域三神聞言,都表示自己義不容辭。

羅空突然想起來一件事,他問道:

「我記得你們是有一個族祭之器吧?你們能不能用那東西打我?」。

「啊?」北域三神齊齊愣住,他們還是頭一次聽人有這樣的要求,他們看着羅空,北域雷神上前說道:「羅空團長,我有必要告訴你,這族祭之器可不是一般寶物能比,若是我們三人全力催動,這個召喚大陸上的其他人便只有暫避風頭的份,不然就會被這神器重創。」。

『羅空點了點頭,他對北域雷神說道:

「你放心,你只管打我,其他的不用管。」。

北域雷神點了點頭,說道:

「您還是當心吧。」。

話畢,北域三神各自取出了一塊玉,三神的玉合到一起,竟然正好是一個完整的玉環,三人同時朝玉環里輸送著靈力,玉環上開始爆發出驚人的能量波動。

羅空感受着玉環上的能量波動,眉頭微皺,他呢喃道:

「這族祭之器果然有些奧妙,看來我要暫避風頭了。「。

很快,一道乳白色的光華從族祭之器中噴發而出,直直的射向羅空,羅空眉頭微挑,側頭躲過了這道乳白色光華,羅空以為這樣就完了,誰知道下一秒,異變陡生,那道乳白色光華竟然折返回來,朝着羅空攻擊而來。

羅空大驚,他連忙使用乾坤閃,硬碰硬地接下了這一擊。

轟!!!

方圓數萬里風雪飛揚,這還是雙方都在剋制自身實力的結果,神級強者,真得已經可以掌控一部分天地了。

羅空驚訝地想道:

「這東西這麼厲害嗎?幸好我早有準備,不然要吃大虧。「。

北域三神心中更為驚訝,這玉環在他們眼中就是大陸最強的存在,可是羅空竟然能以一人之力完全地破開這個玉環,真得是出乎了三人的意料。

羅空盤膝而坐,開始感悟戰鬥精華,片刻之後,羅空再度起身,說道:

「來,我們繼續,這次用不用這個族祭之器,用你們定奪。「。

三人對視一眼,一起攻向羅空。

羅空眉頭一挑,對於挑戰者,自然是來着不拒,他見招拆招,很快便又適應了三人的戰鬥節奏,三人的攻擊也很難奏效了。

羅空看着對面大喘著粗氣的三人,眉頭微皺,他心裏清楚,如果自己的戰鬥水平只達到現在這個地步的話,那麼他再遇到君王時死亡的概率幾乎是百分百。

青珏看出了羅空的擔憂,他說道:

「羅空團長為什麼不到中域去和哪裏的高手進行生死之戰呢?我相信這一次您的戰鬥水平一定會突飛猛進。「。

羅空被這句話點醒了,對啊,他為什麼不能去中域呢?中域那麼多神級強者,他如果能和他們其中的大部分人過招的話,自身實力一定會突飛猛進的。

羅空想到這裏,對北域三神說道:

「多謝諸位提醒,羅空這就去了。」。

羅空帶着自己的兩隻召喚獸,去了中域。

羅空橫渡了無靈力帶,當他踏入了中域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小潘安發了個消息,告訴他自己來了中域,如果有事情的話,隨時叫他。

羅空點了點頭,開始從邊緣挑戰。

。 作為京城八大家族之首,葉家一直很低調。

葉布衣一直深居簡出,很少出門,已經常年不見客,所以葉家的情況,可以用門庭冷落鞍馬稀來形容。

一是因為有資格拜訪葉布衣的人很少,二來也是因為葉家沒落,其他幾個家族走動得也少了起來。

然而今天,多年來一直冷冷清清的葉家老宅,忽然來了一批下人。

張燈結綵,大門敞開,洒掃庭院。

葉家這不同尋常的動靜,立刻引起了其他幾大家族的注意。

比如齊家。

齊家家主立刻推斷,葉家今天絕對有大事發生。

華夏核心領導層的幾位大人物,全都知道了這個情況。

他們各自交流了信息之後,也立刻意識到了這一點。

多年蟄伏如同睡獅一般的葉家,這是要幹什麼?

很快,他們都猜到了一個可能。

葉家即將迎來蘇醒。

葉布衣垂垂老矣,葉守業無法挑起大梁,能讓葉家蘇醒的掌舵人,必然只可能是葉寒!

葉寒要認祖歸宗了!

所以,雖然葉寒回來的事情很低調,卻依舊瞞不過那些有心人。

葉布衣喜氣洋洋的坐在房間里,看著站在一旁焦急等待的葉守業,問道:「守業,葉寒孩子終於肯回家認祖歸宗了?」

葉守業有些無奈的道:「爹,這個問題您已經問過四遍了。」

葉布衣不滿的道:「是啊,可葉玄四人還沒回來,沒有沒任何人面對面告訴我,這一切都是真的。」

葉守業同樣有些沒底:「爹,你別問我了,我也不知道。這孩子對我怨恨極深,一直不肯相認,怎麼忽然就想通了呢?」

葉布衣道:「你問我,我問誰?」

葉守業果斷閉嘴。

葉布衣坐在那裡,實在無法平靜,又開口說道:「你去把那身衣服給我找來,在這個值得紀念的日子裡,我得換身衣服。」

「哪一套衣服?」葉守業疑惑問道。

「二十四年以前,我叫人定做的那身衣服。」葉布衣沉聲道。

葉守業一怔,隨後重重點頭:「好。」

葉守業親自去找衣服了。

葉布衣說的那身衣服,是當年他喜得孫兒,第一次當爺爺,準備出席孫兒滿月酒特意定做的衣服。

只是當年,他沒有來得及穿上,就聽說了孫兒失蹤的消息。

那套衣服不知道被放在了哪個角落。

時隔多年之後,葉布衣終於有機會將它穿上。

很快,葉守拙等葉家人紛紛來到葉家老宅。

葉雪在南陽,正在火速趕回的途中。

葉家老宅附近,聞風而來許多人,暗中監視葉家的動靜。有京城其他幾個大家族的眼線,也有華夏巔峰大人物派遣而來的人馬。

他們全都在焦急的等待。

就在這時,一輛黑色商務車,在葉家門口停下。

葉寒帶著一對漂亮的姐妹花,在葉玄等四人的拱衛下,邁入葉家大門。

不一會兒,穿著一套稍顯寬大藏青色唐裝的葉布衣,從房間里走出。

這套衣服他二十多年前穿著很合適,然而二十多年之後,他的身體日漸衰老乾枯,這套衣服就顯得大了一些。

葉布衣含笑望向葉寒。

葉寒跪下磕了一個響頭,喊了一聲:「爺爺!」

「哈哈,好!」葉布衣大喜過望,上前將葉寒扶起來,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的好孩子!你終於肯認我這個爺爺了。我葉某人死而無憾了!」

見此一幕,葉守業激動得渾身顫抖,大喊道:「禮炮!」

下人立刻點燃放在院子周邊的禮炮。

咻咻咻!

啪啪啪!

無數璀璨的煙火在半空中盡情綻放。

葉寒神色有些複雜的看向葉守業,還是跪了下去,磕頭喊道:「父親!」

「好好好,好孩子。」葉守業淚流滿面。

二十多年前,葉寒在滿月的時候失蹤,讓生活軌跡一直順順利利的葉守業,遭遇到人生第一次重大打擊。

後來葉寒的生母因為憂思過度,年紀輕輕的去世。

那個善良單純的女人才是葉守業的真愛,跟齊薇的結合,只是家族意志而已。

失去真愛,讓葉守業遭遇到第二次重大打擊。

葉守業原本算是一個合格的接班人,但是接連遭受這樣的打擊,讓他一蹶不振,意志消沉,整天鬱鬱不樂。

所有人都知道,葉守業算是廢了,他沒了鬥志沒了激情,當然不適合接過葉家的重擔。

以葉家的勢力,都一直找不到葉寒,所有人都覺得葉寒已經死了。過了幾年之後,其他親朋戚友好意勸說他們放棄。

葉守業每每聽到他們這樣說,心裡就無比難過。

身為爺爺的葉布衣,沒有放棄尋找孫兒的行動,然而葉守業沒有父親那般堅強,他害怕每次得到線索去尋找的時候,發現最後找到的不是自己的兒子。

葉守業每天借酒消愁,覺得活著很沒意思。支撐他活下來的,是他的一個念頭。萬一兒子葉寒還活著呢?

萬一他正在受苦受難,哭喊著爸爸去帶他回家呢?

假如自己不在了,誰帶兒子回家?

終於,漫長的二十多年過去之後,他的人生終於看到了一線曙光。

兒子葉寒還活著!而且來了京城!

只可惜,他的兒子根本不肯原諒他,他百般小心,依舊看不到什麼笑臉。

於是他開始重新振作,與害死葉寒生母的齊家撕破臉皮,但依然沒能讓兒子滿意。

誰知道就在今天,他的兒子跪在自己面前,喊了他一聲父親!

這讓葉守業感覺自己幸福得幾乎暈眩過去。

這個時候,周邊那些人終於知道,原來是葉布衣的長孫,葉守業的長子,那個一直跟葉家鬧著矛盾的孩子,在今天回家了。

他們當然知道葉寒是個怎麼樣的人。

他們更加知道,假如葉寒接管葉家,葉家說不定中興有望。

所以,其他幾個大家族,早就聯合起來,從中作梗,否決了屠夫的提議。

就是他們,斷了葉寒回雪狼的路。

此時的葉寒,沒有絲毫官方身份背景,就已經強悍得嚇人。

如果真的讓他重回雪狼,在軍中混到要職,有了官方身份加持,會更加可怕。

他們原本一直認為,葉寒不會原諒葉守業等人,所以還不用太過擔心。

但是今天,葉寒突然認祖歸宗,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其他大家族都飛快的重新盤算起來,葉寒當上了葉家家主,他們怎麼做?

華夏權利巔峰的那幾位大人物,則是微微有些憂慮。

他們也同樣開始以後如何對待葉家的對策。。------

純陽鏡已經被祭煉成了一件強大的源器,倉青宇這個聖人王坐鎮中央,其它七大祖王各自坐鎮一顆源器寶珠,神力連通,共同駕馭這件源器。

儘管它們目前對於源術的領悟還不夠深,但沒有關係,它們此刻的作用類似電池。

電池或許不準確,應該說是電容,是提升威力的工具。

《我在遮天修永生》第二百零八章金背龍蟾族 一句話堵死了法西索和其他審查員的嘴之後,西格莉德轉身離開了觀察室。

她揮退侍衛和侍女,直奔迪恩所在的休息室而去,剛到門口,就看見了正在守門的兩個小朋友。

左邊是露西,右邊是羅南,兩名學徒穿著統一的制服,一臉嚴肅的表情,倒也勉強撐起了幾分氣勢,就是臉上微微崩起的嬰兒肥讓人有些齣戲,忍不住生出些許逗弄的心思。

西格莉德順從自己的心意,放輕腳步,從視線死角走到他們身邊,突然出聲,嚇了兩個孩子一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